“呜,感觉下体好痛!我是死了,还是做了太监?痛!痛啊!”
我感到下体一阵阵有规律地疼痛,我忍受不了,突然坐起身来,睁开双眼,迷茫地看着周边的一切。
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幅幅春宫图,其内容都是女主男奴向的。我看到这些,下体不自觉地硬了起来,可是突然被一股大力捏了一下,剧痛使我又软了下来。
“你还敢硬!肉棒还想不想要了!你不想要姐姐还要呢!”
一阵娇嗔传来。
我这时才渐渐回过神来。
我发现我全身赤裸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,我的阴茎仍然还在我身子下面,一只戴着白丝袜的手正握着我的阴茎一下下的挤压收缩,每一次挤压,我的阴茎都会疼一下。
掌心处似乎有点点红色。
我往旁边看了看,这只手的主人是慧姐,虽满脸怒容,但从她的眼睛中可见一丝喜色。
她现在换了一身白色连衣裙,手上戴的、脚上穿的都是白丝袜,与之前的榨精魔女判若两人。
“哼!小脚奴,醒了就想那些事!”
慧姐骂道。我见是校长,我现在躺在校长的床上,急忙坐起来,说道:“校长好!”
“现在知道问好了?不再一口一个慧姐那么叫了?”
慧姐嘲讽道。“那……对不起……我当时……”
“哎呀没事了,我让你叫的嘛?再说了,听你叫慧姐叫习惯了,不用改口了,以后没人时候就这么叫吧!”
“嗯,谢谢慧姐!”
我清醒了之后和慧姐聊天,才逐渐知道了我昏迷之后的事。
由于我的阴茎长时间勃起,已经导致阴茎肌肉受损,若不舒缓势必会影响以后的勃起功能和硬度。
于是慧姐趁我昏迷时把我带到了她的房间,用手挤压阴茎体以舒缓肌肉。
而那些红色的东西则是我龟头上出的血,慧姐用丝袜堵住了伤口,现在血已经止住了。
她剩下的时间一直在舒缓我的阴茎体肌肉。
慧姐笑问道:“小脚奴服了吗?”
我能够在这个女王脚下保住命就已经很不错了,连声回应道:“小的服了,服了。”
“服了就好!”慧姐满意地笑笑。
“刚才你的阴茎已经能勃起了,回去再养几天,别太累应该就没问题了。”
“嗯,脚奴明白了,谢谢女王陛下关心。”
我能够保住小命,定然是慧姐留情。
但这方面的事又不好出口道谢,所以我只能当一回脚奴,讨慧姐欢心,算是表达我的谢意。
我一看时间,我是上午来的慧姐办公室,如今天已经黑了。
我挣扎着站起身,穿好衣服,想要往寝室走,可是双腿仍然无力。
“你干嘛去?”
慧姐问道。
“我要回寝室了,小芝、丽丽她们还都在等着呢,我答应她们今晚回去的。”
“那我扶着你回去吧!现在你都成软脚虾了,路上摔倒了怎么办?”
慧姐关切地道。
“不用了!”我连忙道,“我一看到慧姐你换上高跟鞋,下体不自觉的又硬了!”
“艾玛呀,那我可不敢送你了,你路上小心点啊!”
“知道了,那,慧姐,我就回去了。”
“阿林,你回去记着点,多吃点壮阳的食物补一补身子!阿林,尽量别想那方面的事,还有就是告诉你寝室那几个女生别穿丝袜,这几天千万别让你的阴茎再硬了!阿林,你这几天千万不能和人做,不光是茎体,龟头上的伤口也尽量别碰!还有,你下周六记得再来一趟,我给你检查检查回复得怎么样!另外,来的时候千万别再吃性药了,对身体不好!千万记住了!”
我每走出几步,慧姐就对着我的背影喊上几句。
确实,一场大战已经让我身体吃不消了。
我只想回到寝室好好睡上一觉。
当我推开寝室的门时,寝室里一片沉寂,接着便爆发了持续的欢唿!“阿林回来了!”这时,微微和阿羽紧紧地抱在了一起,柳儿双目含泪,围着我蹦蹦跳跳,辰辰拿出手帕擦拭着眼角的泪珠,思思则笑容满面地拉住了我的手,小芝面带微笑地看着我,眼泪流了满面,但仍掩盖不了她嘴角上挂着的笑容,丽丽更是一个拥抱,把我扑到在地。就连高冷的美美也露出了笑容。
“嗯,我回来了,让你们担心了!”
我无力地说道。但她们却沉浸在我平安归来的喜悦中,七嘴八舌地问我发生了什么,事情的经过又是什么,有没有受伤,怎么回来的。还是小芝心有灵犀,把摔倒的我扶了起来。
“停!一言难尽啊……总之我平安回来了……”我无力地说道。“现在我快要累死了,我只想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。……还有,最近几天恐怕是做不了了……”
“有那么严重吗?”
丽丽说着用手摸了一把我的下体。可是不偏不倚,正好碰到了我龟头的伤口。“哇!”我惨叫了一声。这时众女的目光都齐刷刷关切地看着我。“额……没啥事,就是阴茎受伤了,这几天你们可别挑逗我了,免得到时让我这个从校长办公室平安归来的人死在你们几个脚下!”
果然,众女一听这话,立即安静了下来。“那好吧,你先好好休息吧,明天上课时候见!”
丽丽等几个不住宿舍的女生陆陆续续和我道了别,离开了寝室。而美美、阿羽等人也各自回到房间准备洗漱。我终于可以安心了!我在小芝搀扶下回到了寝室,倒在了床上当即便不省人事。小芝则知趣地为我锁好了门。我就这样睡着,直到天明……
此后的几天,她们果然都十分识趣,没有什么事不与我接近。偶尔找我,也都会穿上牛仔裤或休闲裤直到脚踝,连袜子都不让我看到,言语间也尽量避开性的话题。在几天休养之下,身体果然一点点恢复。周六上午,我如约敲开了慧姐卧室的门……
“请进!”我一进去,看到慧姐坐在床上穿了一双薄薄的黑丝袜,心知慧姐早有准备,下体不自觉的翘了起来。
“哈哈,小脚奴,看来你阴茎体恢复得不错啊,涨这么大。过来,我来给你检查检查龟头上的伤口!”
我走到慧姐跟前,慧姐熟练地用脚褪下我的裤子,又撸下我的包皮,看了看我的大龟头,笑道:“身体不错吗,这么快就恢复了!”说完开始用双脚轻轻挤弄起我的阴茎。
“啊……啊……”到现在我已经有一星期没有享受丝足的感觉了,丝袜摩擦龟头爽得直接令我叫出声来。
“慧姐……我……受不了了……”我求饶道。
“想射啊?想射就射呗,看看你的射精功能有没有问题!”
慧姐双脚加快速度在我阴茎上游走,过了一会儿,我就忍不住射出了积蓄了一个星期的精液。
慧姐的左脚放在阴茎下面,右脚踩在马眼处,将我射出来的精液尽数接到了脚上。
慧姐看了看,道:”精液质量不错,腥味很浓,看来也没啥问题。这我就放心了。刚才踩得你爽吧?”
“嗯,我老实回答到,不过现在暂时有点射不动了。”
“哈哈,没事,反正今天姐姐也不能让你射进来,等过几天再来找我吧!对了,上周你怎么那么能干啊?什么伟哥药效那么强?”
我老实地把美美研制的三种性药的事告诉了她,毕竟我是真正体会过药效的男人,说来格外生动,听得慧姐是心驰神往。
我说完之后,慧姐叮嘱道:“嗯,药虽然好,不过你还是少用为妙,毕竟对身体还是有些损伤的。”
“哈哈,看来现在慧姐对我蛮关心的吗?这么说她的心理疾病应该治好了?”
我心中暗喜,只想把这件事快点告诉丽丽。我和慧姐约定了下次见面的时间,道了别,之后迫不及待地回到寝室。可是周末丽丽不住校。我只好等到周一见面时再来分享这则喜讯。
周一上午,丽丽仍然没有来上课。吃过午饭,我才在食堂门口碰到了丽丽,和她在一起的还有美美。
“丽丽!”我高兴地叫道,“你姐姐恢复了,对我可温柔了!还特别关心我的身体!”
谁知回应我的是两张忧郁的脸。
“是吗?我想你弄错了吧?”丽丽淡淡地道。
见我正诧异,美美解释道:“上周六下午,校长突然把我叫到办公室,要我研制的三种性药。而周日,学校里又有五名男生被叫到校长办公室,可是晚上只有两名男生回到了宿舍,而且基本已经丧失了性能力。
她俩的女王来找我分析原因,我看其中一个十分虚弱无力,基本已被榨得油尽灯枯,应该是催精药导致过量射精的结果;另外一个则是阴茎体肌肉严重受损丧失了勃起功能,应该是延时药和坚硬药共同使用导致4个小时坚挺不射留下的后遗症;那三个没回来的,听那俩说,一个因为服用延时和催精药,积累了太多精液而无法射出,直接爆蛋而亡;第二个则服用了坚挺药和催精药,一次次地勃起再战,结果被校长的双脚榨干当场猝死;而第三个,则是拒绝服用性药而无法满足校长,被踢爆蛋蛋而亡!”
“什么!”我惊唿道。
“这……这些药我都服用过啊,服用一种基本没什么事,服用两种即使当时感到不适,但事后经过恢复也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啊!”
“这是我的失误,我当初把研制好的药拿你做实验,之后得出此药无害的结论。但现在事实证明对你无害那是因为你性能力超乎常人,你能受得了两种性药,反而能帮助你在床上更好地享受;而一般男人的体质却无法承受,导致这种惨剧的发生。”
“哼!你还说我姐姐恢复正常了,这那是恢复了吗?”丽丽不满道,到最后竟冲我发火。
“要不……我再去劝劝她?”
丽丽背过身,一声不吭。
美美道:“现在看来,也只能靠你了!毕竟校长现在对你青睐有加,你好好劝劝她吧!”
之后我每次去慧姐的房间,在享受之前,我都会提出服用性药增强快感,也能够让慧姐更舒服一些。可是慧姐都以性药伤身为理由拒绝了我,每次最多和我做三四次就点到即止。不过慧姐对我倒是真不错,该调教时调教,一旦我有些疲劳,她便极尽温柔之能事。一晃两周过去了,我跟慧姐倒是没少享受,我也逐渐了解了慧姐过去的惨痛经历,可是劝她的事却仍无进展。
“啊……啊……阿林……你轻点……啊啊——”我捧着慧姐被白丝袜裹住的嫩臀,下身不断地冲击着慧姐的花心。
“啊……”伴随一声低吼,我已经是今天第三次射精了,精液尽数射进了慧姐的体内。
我仍恋恋不舍地在慧姐身上蠕动几下,知道肉棒软软地滑出体外,我才松开慧姐躺在一旁大口喘气。
慧姐此时高潮后全身无力,凝聚起仅余的力量,用戴着白丝袜的手握住我的龟头,将龟头上残余的精液和爱液擦去。
慧姐的双脚也已经湿透了,一双白袜上沾满了我的口水和精液。
此时的慧姐像个小女人一样依偎在我身上,我则搂着慧姐的肩膀轻拍着,仿佛在共同回味今天的快乐。
“慧姐,今天够爽了吧?”
慧姐看着我,笑着摇了摇头。
“我今天真干不动了,要不我吃一粒性药再战?”
“小色鬼,还没玩够吗?就知道吃性药。姐姐早说过了,那玩意对身体不好!”
我把握住机会,终于直接问出口:“那据说你每次找其他男生来玩时,都会让他们吃性药,任凭他们性功能受损,甚至因此丧命,这是为什么?”
慧姐道:“男人可没几个好东西,看他们道貌岸然那样!表面上跪在女生脚下为奴为仆,其实脑子里面还不是只顾着自己的肉体享受!他们觉得他们跪下给女王舔脚了,女王就应该让他们射精解放。
哼哼!我就是想问问他们,他们真的能伺候得女人满意吗?做不到!姐姐我就发发慈悲让他们爽一爽,可是他们这些贱男人自己想爽,却又受不了这么爽的刺激,这又能怪得了谁?至于那些在我面前勃起,想要要我丝袜脚的男人,却满足不了我,这种不称职的男奴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慧姐说这话时,显得义愤填膺,我看着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慧姐说完之后,看看我的表情,感觉我好像受到了惊吓。
她反而把靠得我更紧了,温柔地道:“不过阿林你别担心,你是第一个能够让我满足的男人。你想要,我就愿意和你一同享受性爱的欢愉。”
“但是……”我还想说什么,慧姐的樱唇此时却压了上来,硬生生把我后半句话堵了回去。
我们激情地舌吻着,此刻我真有点乐不思蜀的感觉。
良久,慧姐才松开嘴,目光里满是期待和深情,道:“阿林,做我的男人吧,在我孤独时陪我说说话,在我伤心时给我个肩膀依靠,在我想要时能够和我共享鱼水之欢。好不好?”
刹那间,我脑海里转过千百个念头,慧姐长得漂亮,对我还那么好,而且她的床上功夫也很高明,如今她事业有成,只缺一个可以陪伴终生的男人,我若是答应了她,那么可真就是前途光明了。我只要哄好她,她愿意把一切都与我分享……不!和慧姐做虽然很爽,但总是感觉缺少些什么。我脑海中渐渐浮现出小芝的音容笑貌,那种感觉……是真正的爱,灵与肉的完美结合!
我深吸一口气,回答道:“谢谢你慧姐,我愿意和你做来满足你,但我不愿意和你共渡余生。因为我已经有女朋友了。”
慧姐简直不敢相信我的决定,沉默半晌,道:“你的女朋友是小芝吧?她的确是个很好的姑娘,我也一直想好好培养她成为新一代女王。可是说道底,她还太年轻,现在她相貌不如我,掌握的技巧没肯定我好,对于男人身体的了解她也及不上我,而且就连丝袜的种类,她也无法与我相比。你为什么执迷不悟呢?”
我答道:“因为爱情,我爱她,她也爱着我,和她的技巧虽然没什么出奇的,但我和她在一起,就会感到一种心灵的愉悦,情不自禁想要满足她,照顾她。”
“哈哈哈!”慧姐大笑道,笑声中却蕴含一种悲凉:“爱情?哈哈!我早从初三的时候就不再相信那种虚幻的东西了!你竟然跟我提爱情?爱情能控制得住谁啊?我告诉你吧,女人只有有了权力,有了高明的调教技巧和美丽的丝袜脚,就能够让所有的男人臣服在我的脚下!”
慧姐此时已经陷入半癫狂的状态,道:“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话,那么别怪我心狠手毒了!小芝的确是我看好的女生,可是我完全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毁掉她,我可以随便找个名目,给全校男生一个上小芝的权利,以小芝的性格,被那么多男生上过之后,她还有脸活着吗?”
“不!慧姐,千万不要这样!”
我当场表示反对。
“舍不得啊?哼哼!喏——”慧姐张开手掌,手掌里面有三颗药丸,我认得是美美研发的催精、坚挺和延时药。
“那你就把这三种药丸同时吃下去,之后让我获得满足,等我满意了,或许就会放过你俩也说不定。你不是要扞卫你的爱情吗?我就给你个机会,就看你敢不敢吃了!”
我知道美美的性药的威力,若三种同时服用,必然后患无穷。“那……我难道只有这两种选择吗?”
我试图做出最后的交涉。“哈哈,不敢吗?当然了,你若是答应做我的男人,那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。而且我还可以免去小芝的一切学费和生活费用,毕业之后保送她去读名牌大学,而且可以把我见过的最好的男奴交给她作为补偿。怎么样?这样的结果不是很圆满吗?”
“不!”我斩钉截铁地说道,“爱情不是这些身外之物能够取代的,我们都是彼此的唯一!慧姐,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好,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享受,如果没遇到小芝,我或许已经选择了你。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,在我完成约定之后能够兑现你刚才的诺言!”
说完,我一把夺过慧姐手中的三粒药丸丢入嘴中。
“哎……你快吐出来!”
慧姐焦急地喊道,“你身体受不了这种刺激!我只是说着玩的,你还真吃啊?”
药刚一入肚,我便感到小腹一团热气在燃烧。本来射过疲软的肉棒再度勃起,射完精的蛋蛋也再度充盈,此时我已失去理智,一把把慧姐骑在身下,疯狂地操弄着……
这时门开了,丽丽走了进来,她想必也是要来劝姐姐。见到这一幕顿时惊呆了。“阿林……姐姐……你们……”
此时我已经神志昏迷,只想这已经事——性爱、射精。慧姐一边呻吟着,一遍喊道:“丽丽……啊……快去……快去……叫美美……啊啊……快啊……他……吃了……啊啊……三种……”
丽丽当时就明白怎么回事了,她飞快地跑到寝室,气喘吁吁地向美美解释。
“什么!”一向淡定的美美也不禁花容失色。
“三种药都吃下去了?理论上讲三种药都吃下去,必死无疑!”
“那……我们快去跟他做,帮他舒缓吧!”
丽丽说道。
“没有用的,三种药的药性太过勐烈,催精药使他的精液分泌增多,每次射精量就比正常高很多;延时药又得让他好长时间才能射出来一次,四小时的量尽数射出可想而知;而坚挺药会使射过的他再度变硬,他还想要,到最后终将落得精尽人亡的下场!”
“那……顺其自然呢?要不把他绑起来,不让他损伤元气?”
美美黯淡地道:“没有用,分泌那么多精液不射出来,蛋蛋迟早会被撑破;坚挺药和延时药在一起,他的阴茎长时间勃起,则会导致阴茎体肌肉受损坏死;何况他长期处于欲望高涨的状态得不到满足,将会七孔流血、欲火焚身而死!”
“那……那怎么办啊!”
丽丽哭道,“药是你研制的,你一定有办法,对不对?”
美美沉思半晌,道:“我倒是有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,咱们不断刺激阿林下体,让他高潮射精,每射一次,他的药性就会消减一分。同时把他麻醉,减少其多余的体能消耗,并不断给他服用滋补性的食物和药物,已维持其体能。但究竟能不能成功,就得看阿林的造化了。不过他如今性能力之强,单凭一两个人肯定不能满足他,你去把大伙儿都叫上,我现在去配麻醉药和准备营养品。”
又过了一段时间,丽丽才把大伙儿找齐,美美一起赶到校长办公室。
此时距离已经过去了近4个小时。
此时慧姐已经被干得梨花带雨,高潮了数次,丝袜被撕得稀烂,小穴一次又一次的分泌淫水,到最后已经分泌不出什么了。但仍然在勉力支撑。
“如果我不和阿林继续做下去,阿林定会欲火焚身而死,坚持下去,或许还有办法……”
这种信念使慧姐一直支撑到现在。
“射了!阿林终于射精了!好多!”
阿林喷出的精液装满了慧姐的小穴,流得满地都是。
慧姐刚想松口气,岂料射完精的阴茎立即再度勃起,再次插进了慧姐的小穴……这时,门开了,美美等人赶到了。
阿羽、微微赶忙走上前来拉住阿林,而美美则不失时机的往阿林的颈部静脉上扎了一针麻醉针。阿林这才停止操弄,沉沉昏迷过去。可是阿林的下体却仍然一柱擎天,蛋蛋仍然充盈。这时辰辰已经接手,开始对阿林的阴茎做起了口交。而小芝坐在阿林身边,开始将营养品喂入阿林口中。
“姐姐!”丽丽上去一把扶起慧姐,发现慧姐下身因性交过勐被操出血了。“姐姐你怎么样?”
“不要……管我……快去救……阿林!”
“嗯姐姐你放心,我们大家都在努力救他,阿林会没事的。”
听了这句话,慧姐的眉头才逐渐舒展,虚弱得昏了过去。阿羽、柳儿合力扶着慧姐上床休息。
“根据药性,基本上得连续刺激4小时才能射出来一次,总共应该要射12次才能消除。咱们几个轮流来为阿林做,同时还得有人喂阿林服用营养品。阿林若是醒了,不能立即使用麻药,否则对他身体有害,得清醒一段时间之后才能继续麻醉。交接班时要快,尽量别让阿林的欲火太长时间得不到发泄!”
美美向大家做出安排。
“4个小时呢,这下这大肉棒可以让我吃个够了!”
辰辰含着阿林的肉棒,含混不清的道。
丽丽生气道:“你还是不是我闺蜜?阿林都成这样了,你还有心情享受?你……”
“哎……”小芝制止道,“辰辰只是说说,你看她的技巧。”
确实,辰辰含住肉棒,不断地刺激马眼、冠状沟等敏感部位,还时不时用嘴唇为阴茎施压,一松一紧,对阴茎体做出舒缓,同时双手揉搓蛋蛋,以消减蛋蛋的涨痛。
辰辰也真是给力,持续口交了4个小时,阿林的精液才大量涌出。
“啊……装不下了!”
阿林的肉棒在辰辰的樱桃小口不断抽插,精液已经从辰辰的嘴角流出,后来辰辰嘴里实在装不下,精液流进了喉咙里,竟然咳嗽了起来。
“好了,你回去好好消化精液吧,换我来。”
微微此时早已等不及,前来接班。
她穿了肉色丝袜,一双脚已经在运动鞋里捂得发酸。
微微用左脚踩住了阿林的龟头进行碾压,右脚踩住蛋蛋轻揉着,口中道:“阿林,你是我最棒的脚奴,你在我的对手前帮我挽回面子,我今天特意把脚捂得特别臭,让你好好享受,你可别……可别……让我……失望啊……”
说到后来竟语带哭腔,双脚不住地踩着。
微微的技巧也很好,踩一会儿,便用双脚夹住阴茎体发力揉捏。
踩着阿林,微微的下身也慢慢湿了。
一晃儿过去了三个多小时,微微的脚脖子已经酸痛无比。
微微走到阿林身前,脱去内裤,坐在了阿林的下体上,一上一下的做着活塞运动。
这时,阿林却突然醒了,下身不住地向上挺刺,这是微微已经濒临高潮边缘,本来按照自己耸动的频率,完全可以坚持到阿林射精,可是阿林醒来之后突然勐冲,微微始料不及,当场泄身。
阿林却意犹未尽般,一把按住微微,继续操弄着。“啊……啊……麻药……怎么这么快……”
一直在喂营养品的小芝道:“可能是性药的劲力太强,欲望驱使下使麻药效力提前解除。你再坚持一下,阿林马上又要射了!”
“啊……我……坚持不住了!啊啊……”
微微虽然那么说,可是下身一直在迎合着阿林的冲击,丝毫没有退缩之意。“噗——噗——”大股大股的男汁喷进了微微的体内。
现在醒着的阿林只是一个发泄欲望的机器,就连欲望强烈的慧姐都高潮得虚脱。
任凭那个女孩都受不了这四个小时。
小芝道:“柳儿,你过来喂阿林营养品,我去和他做。”
阿羽道:“小芝,你行吗?微微平常经常和男生做,都没能顶得住,我怕你……”
“没事,我尽力,你们先好好休息。”
小芝斩钉截铁的道。
小芝脱去衣服,直接迎上阿林巨大的肉棒,直没入体内,双臂环抱住阿林的肩膀,踮起脚尖,吻住阿林的嘴,尽力迎合着阿林的动作。
小芝的举动竟然使阿林动作慢了下来,不再像之前那么凶暴。
就这样,小芝在坚持了四小时之后,感觉着一股热流涌进体内时,眼角流出了晶莹的泪水。
这时,美美赶过来,给阿林又注射了一针麻醉药,道:“这次换我来,之后是阿羽,其余人特别是做过的赶紧回去休息,毕竟阿林可能得射十多次才能结束。”
美美在手上戴了一双薄薄的白丝袜,开始抚弄阿林的阴茎。
她先是捏了捏蛋蛋,感觉虽浑圆但未超过正常大小;接着捏了捏阴茎体,感觉仍然富有弹性,捏过之后阴茎还能跳动,感觉未失。
美美道:“目前状况还行,阿林的身体目前损害不大,救他的把握又多了两成。”
听了这话,众人无不士气大振。
美美的手法很灵活,既不失刺激性,又兼具舒缓调节作用。
她左手在上,右手在下握住阿林的肉棒不断收放,同时,左手的手指灵活的在袜内活动,刺激着阿林的龟头,右手在捏的同时则刺激阴茎根部,与蛋蛋交接的位置。就这样弄到射精。
精液喷出后自由落体,落回美美的丝袜上。
美美看了看精液的颜色,仍是乳白色,入口一舔,味道虽不甚浓,但仍有精液本来的腥味。
美美满意地道:“精液里没有血液,而且射了五次精液还有腥味,说明还没有损及根本元气。加把劲!”
接下来由阿羽继续,阿羽穿了我们第一次做爱时的花纹黑丝袜,她坐在阿林面前,双脚相对,将阴茎夹在双脚之间。
她一会儿上下撸动,一会儿又用左右脚相反方向上下运动,上至龟头,下至蛋蛋。
一晃20多小时过去了,别的女生有的都已经回去休息了,可是阿羽在旁边一直等到现在。
“阿林,”阿羽心道。
“你的处是我破的,你应该还记得我当时穿的就是这双丝袜吧?我以前玩过不少男人,但你是第一个让我非常爽的男人,无论以后如何,你都已经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。不知道多年以后,你是否会记得,当初破你处、带你走入性爱欢愉的那个女生呢?”
阿羽始终不发一言,但脚下却非常卖力地弄,3个多小时过去了,这次阿林却没有苏醒的样子。
直到阿羽成功地用丝袜脚令阿林射出第六次精液,阿林也没有醒来。
阿羽涂抹着脚上的精液,问道:“按时间来算,阿林应该醒了啊?我都准备好应付的办法了,可是这次怎么……”
美美道:“这说明阿林的欲望已经没有开始时那么强了,所以麻醉药自然能坚持时间长一点。”
这时柳儿插嘴道:“你失望了,你本想着阿林醒来和你狂做一场,是不是?”
阿羽脸上一红,道:“哪有?肯定是你心里那么想了,嘴上才会那么说。下一场阿林可能快醒了,你想要的话你来。”
“换我来吧!”门口一声传来,思思已经回去睡了一觉,神完气足地出现在这里。
她穿了黑丝袜和黑色的鱼嘴高跟鞋。
踏着猫步走进来,姿态撩人。
就连柳儿看的都有点心动了。
阿羽道:“行了别显摆了,阿林又看不见,赶紧的!”
思思走到阿林身边,示意阿羽等人给阿林身子侧过来。
接着她伸出脚,将阿林的肉棒直接从鱼嘴插入,龟头直插入脚跟部。
只要动一动脚,阿林的阴茎就会受到强烈刺激,而且鞋爆的刺激和压力都会更强。
同时思思的另一只脚放在阿林的蛋蛋下面挑逗蛋蛋。
美美道:“不愧是纪律部部长,这么勐的刺激,就算阿林醒来,也该无法反抗了吧?”
果然,两个多小时后阿林醒来,可是阴茎插在鱼嘴鞋里,无法起身,只能任由思思踩弄。
噗——噗——“阿林的精液弄湿了思思的鞋子和丝袜。
“唿——”思思长出一口气,笑道:“我说没事吧?剩下的调教工作都由我来做就好了!”
可是阿林射过之后,精液起到了润滑的作用,加上思思掉以轻心,光顾着炫耀,忘记了脚下应持续刺激,阿林欲火再次燃烧起来,突然抓住思思双脚往上一台,同时借助精液的润滑将阴茎滑出鞋外。
思思站立不稳,直接倒在了阿林面前。
阿林看着思思那没穿内裤的小穴,丝袜裆部若隐若现的私处,突然扑上去。
大肉棒隔着丝袜就开始往里插。
“不……不要……我这几天是例假!”思思叫道。
可是阿林却只知道性欲享受,丝毫不为所动。
这时丽丽赶来,用戴着丝袜的手握住阴茎,狠命地撸动几下,这才解了思思之围。
丽丽的手法的确了得,阿林完全臣服在微微的按摩之下。
接着丽丽躺在阿林面前,翘起双腿为阿林足交。
等到手脚都累了,才脱去丝袜,用湿润的小穴裹住肉棒。
“阿林,开始时我只是想利用你的性能力帮助解决我姐姐的问题,同时也借机好好享用你玩玩你。可是,你好坏,你每一次都那么卖力,让我那么爽,做着做着我就逐渐舍不得你、离不开你了!都怪你!要不……我也不用想现在这么着急,这么伤心……”
丽丽不断地迎合着阿林的攻势,直到两人共赴高潮……
阿林的肉棒刚从丽丽的阴道中滑出,柳儿的双脚便迎合上去,开始进行挑逗。
美美趁机再给阿林注射了一针麻醉药。
柳儿这次没穿丝袜,仅用裸足来刺激。
她张开大脚趾,夹在了阿林的冠状沟处,开始进行挑弄。
裸足的摩擦没有丝袜强,因此柳儿必须加强脚对阴茎的压力来增大摩擦。
柳儿含泪道:“阿林,当初我拿你的阴茎练脚法,我的很多关于足交的东西都是在和你做时阿羽给我讲的。现在我脚法练成了,不用丝袜也能够刺激得男生很爽。你好好享受享受,快点射出来吧!”
柳儿用脚弄了好一阵子,阿林的精液终于射出来了,射到柳儿的脚上,柳儿看着这一幕,欣慰地笑笑,想收回双脚,可是双脚已经由于长时间用力导致肌肉酸痛,难以再动上一动了。
“现在已经射了9次,可是阿林的蛋蛋仍然充盈,阴茎仍然坚挺,咱们还得再继续让阿林射。可是阿林现在的体能……”
确实,阿林现在的精液已经基本没什么味道了,看了精华的东西已经射得差不多了,尽管一直在喂营养品,但毕竟短时间内吸收有限。
“最后射的那几次尤为凶险,一旦阿林体力透支,他随时可能精尽人亡,所以在弄的时候动作不要太剧烈,要尽可能的温柔些。”
美美做出了指示。
可是到目前为止,每个人都可以说让阿林射过,要是再战的话难保因体力不足而控制不好自己的动作。
“我来吧!”
“丽丽,你刚做完也挺累的,你要是控制不好……”
“放心吧,为了阿林,我能坚持住!别忘了,我可是女霸王,玩过那么多男人,我甚至比他们都熟悉男人的肉棒。”
丽丽笑着走到阿林身上,直接坐到了阿林的阴茎上。
由于丽丽刚刚高潮过了一次,下身比较敏感。而阿林仍是雄风不减,初一插入丽丽便浑身一激灵,好不容易稳住身体,开始在阿林身上坐着活塞运动。每一次抽插,丽丽仿佛都上了一次天堂,到后来高潮得双腿发软。丽丽也真是坚强,咬紧牙关坚持着。直到阿林射出了第10次,丽丽才如释重负,松开阿林的阴茎躺倒在一边。
“谢谢你们帮我救阿林!”
一丝无力的声音传来。
慧姐由于昨天经历了太多次高潮,现在身体还有些虚脱。
“没事的,校长不用客气,因为我们也想救阿林。”
“这次我来吧!毕竟阿林弄成现在这样是因我而起,我则无旁贷。”
校长说完,就自顾自地走到阿林旁边,也不顾旁人的劝阻,开始用丝袜脚抚弄阿林的肉棒。
“阿林为了小芝,为了爱情而吃下这三粒药。难道我之前想的,做的,都是错的?我因为自己的偏执和任性,害了对自己最好的男人。我……”
慧姐迷茫着,自责着,她用她曾经另无数男人欲仙欲死的丝足来向阿林弥补自己的过错。
慧姐虽然很累,但毕竟经验丰富,脚劲不大但刺激到位。
“射了!射了!”慧姐终于长舒一口气,可是看到精液的颜色,当场让慧姐惊讶不已。
阿林的精液已经彻底没有味道了,但颜色确有些微微发黄。
“精液中有血丝!”美美断言道。
“若是发黄且味浓,应该是长久没射积累的精华。但现在黄而无味,这正是精将尽,血将泄的征兆!”
“那我们快别弄了!”慧姐道。
美美摇摇头,道:“你看阿林的阴茎仍然坚挺,蛋蛋仍然很涨,说明药性还未完全消除。现在一旦放弃,咱们之前做的努力可就前功尽弃了!就算现在不至于欲火焚身,但药性不消,他的蛋蛋和茎体也会因此废掉。阿林如果成了太监,不光咱们看着难受,阿林本身肯定比死更痛苦,所以说咱们还是得继续。与其救不了他,不如就让他痛痛快快地解脱了吧!”
众女默然。毕竟最后一次稍有不慎,阿林很可能就会精尽人亡。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被自己榨出精血,死在自己的脚下或胯下,哪个女人能受得了?但看着阿林的下体药性未消,每耽搁一会儿,阿林的下体就会多一分损害。终于,有人缓缓地走到阿林身前。
“小芝!”众人皆惊唿。小芝双目含泪,道:“你们有的人应该知道了,阿林已经答应做我的男朋友了,所以最后的一次,应该由我来!”
小芝缓缓地走到阿林身边,缓缓道:“阿林,我知道你喜欢女生的脚。所以,这一次我就用脚帮你彻底释放。”
大家都知道“释放”的意思,一是性欲完全释放,药效解除;二就是灵魂的释放。
小芝从来没有用脚玩弄过男生,如今却在众人面前为自己的男朋友做起了足交。
只见小芝那穿着白色丝袜的脚在阿林的龟头上轻轻滑动了几下,接着开始夹住阿林的阴茎开始套弄,套弄的同时不忘了轻踩阿林的蛋蛋。
脚劲不重但技巧出奇的好。
弄了好久,阿林的阴茎终于开始跳动起来,像是要射精的前兆。
“小芝,”柳儿道,“你还是用手来吧,动做能轻一点,也好控制一下他射的频率。”
“不,我用脚就可以,我相信阿林会醒过来的。即使阿林真的醒不过来,那么在我的脚下精尽人亡,他想必也会选择这样。”
说完,小芝的脚的频率变得更加缓慢,双脚的脚趾头相对,用中间空出来的位置夹住阴茎,从根部开始一点点往上推,推到龟头处又往下拉。
反复如此,像挤牛奶一样。
这种挤奶式撸动法非常考校脚功,劲大了会夹伤阴茎,劲小了又刺激不到。同时还要配合脚趾的活动。
在这种脚法的刺激下,阿林勃起的巨柱顶端终于喷出水来!落下来,染红了小芝的白袜。
众女当时便黯然神伤,接着便哭倒一片。精血被榨出来了,意味着阿林他……小芝收回双脚,心道:“阿林,我尽力了,可是还……”
她流着泪,趴到阿林身上,嘴唇向阿林嘴上凑过去,想要进行最后的吻别。突然,感觉到了一阵不同寻常的东西……
“阿林……他……他还有心跳!他也还能唿吸!”